0672_a2090

看完自己已经废了的七个手下,女掌柜再回过头看了看完好无损的寒月乔和北堂夜泫两人,顿时有种惹了大麻烦的感觉。

“没错,现在至少再给我十个阴阳币,让我带我家相公去看看伤。”寒月乔伸出手来。

女掌柜见状,一咬牙,扭头对着身后的其他几个窗口大喊。

“有人来闹事了!你们还不出来帮忙啊?”

话音落下,立刻就有好几个人走出了窗口,他们身后也同样都跟着好几个打手。数量已经挤满了半个钱庄。

看客更加兴奋了,纷纷腾出了更大的地,准备看一场好戏。

“啧啧啧,这下可有好戏看了!这个云来钱庄可是阴阳城里有名的无赖钱庄,培养的阴阳侍卫都有三五十人,估计这对小夫妻今天要是不出点血都不能善了。”

“是啊,是啊!我打赌,一定是这对小夫妻倒霉!”

“我也觉得是如此!要怪就怪那个女子太贪了,应该见好就收才对,现在惹上事了吧?”

“”

人们有的幸灾乐祸,有的替北堂夜泫惋惜。

被团团围住的寒月乔倒是不以为意,将目光继续看向了那个女掌柜:“你还要打我家相公吗?”

夏日清凉美女清纯写真

女掌柜有了这么多人撑腰,底气又足了,冷笑着道:“我可舍不得打,我是要抢人!”

话落,女掌柜一个眼神过去,那三十多名后来出来的阴阳侍卫便齐刷刷挥舞着他们手里的棍棒朝着北堂夜泫冲过来。

在他们冲过来的时候,地面简直是地动山摇。

不少看客都怕被殃及无辜,纷纷避让到了钱庄的门外,动静大的街道上的百姓们也纷纷聚拢到了钱庄的门口。议论声喧嚣尘上。

“天啊,竟然有人敢跟云来钱庄叫板?胆子也太大了!”

“哼,这个云来钱庄平日里就坑蒙拐骗,不做好事!闹出事是迟早的,只是没有几个人能打的过罢了,可怜那对小夫妻了,一会儿不知道有没有命出来”

“是啊,是啊!”

“”

就在众人这唱衰的议论声之中,那三十个阴阳侍卫一个接着一个的被丢出了钱庄的大门外。

“哎呀!”

“啊!”

“诶哟”

砰砰砰!

一声接着一声的惨叫,伴随着重物重重落地的声音,惊得钱庄内外的看客们下巴都快掉到了地上。

连寒月乔也有些意外。

这才一眨眼的功夫,北堂夜泫竟然就将那三十名阴阳城的侍卫统统丢到了钱庄的门口,像叠罗汉一样地堆了三米多高!

看来她平时可能还是低估了这个家伙的实力啊

寒月乔笑着回头,一脸哀怨地道:“哎呀,我相公的伤这下更严重了,十个阴阳币不够,得一百个了!”

说完话寒月乔才发现,身后一个人都没有。

伸长脖子一看,原来那个女掌柜和其他窗口的掌柜都已经吓的躲到了钱庄的一个角落里,只用一个上了锁的栏杆挡着,活像是猪圈里关了一群要被拉去宰了的猪。

寒月乔勾唇冷冷一笑。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要是你们不想着坑蒙拐骗,强取豪夺,不就没有这些事了?

现在嘛,只能等她以牙还牙了。

寒月乔忍住笑,依旧是一副苦相走到那女掌柜的面前,伸出手。

“给不给啊?”

“你,你狮子大开口啊,哪里有一百枚阴阳币给你!”女掌柜仗着那铁栏杆的阻隔,虚张声势地吼。

寒月乔二话不说,从衣袖里拿出了一根铁丝,当着那女掌柜的面,轻轻松松地就铁栏杆上的锁给打开了。又好整以暇地将那铁杆门拉开,面对面地继续问了一遍女掌柜。

“真的不给?”

女掌柜还想嘴硬,女掌柜身后的那几个掌柜已经面无人色,纷纷抢着说。

“别动手,我们给,我们给!”

说完,女掌柜身后的六个掌柜纷纷去他们的窗口处取阴阳币,不一会儿凑了一百个阴阳币出来,装进了一个大布包里,双手奉上交给寒月乔。

寒月乔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对着身旁衣袍洁白如雪的北堂夜泫道:“相公,有钱了,我带你去看伤。”

“”

北堂夜泫无语地看着寒月乔。

这个女人,睁着眼睛说瞎话的能力实在是令人佩服。

寒月乔身后的女掌柜则是欲哭无泪了。

原本看中了北堂夜泫的颜值,想要将他骗去欢喜楼里,至少能转上十个阴阳币。可谁曾想,非但没有赚到阴阳币,反而因为得罪了这个实力逆天的公子,被坑走了一百个阴阳币。

云来钱庄的其他掌柜怒不可遏,联名告去了东家那里,云来钱庄的东家二话不说便命人将这个女掌柜给赶了出去。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眼下,寒月乔和北堂夜泫他们二人才从钱庄走出来没有多久,就看见了等候在街头的白晓大师。

白晓大师也看见了寒月乔和北堂夜泫,欢欢喜喜地迎了上来。

“嘿嘿嘿看来你们还真的是有钱人啊!竟然这么快就拿到了阴阳币!只是不知道,够不够我要的那个数了。”白晓大师一副准备狮子大开口的样子。

寒月乔笑了笑。

反正那些阴阳币几乎是等于免费拿来的,白晓要多少,她都无所谓。

“嗯,你开个价钱吧!”寒月乔大方地道。

“要这个数!”白晓比划了十个指头,脸上一副恶狠狠的样子。

“好。”寒月乔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就点头答应了,“你可别反悔。”

白晓大师不由地一愣。

她拿的出来?这阴阳城里能眼睛都不眨地拿出十个阴阳币的人可不多,难道眼前的这个女子比他想象的还要有钱?

正纳闷的时候,就看见寒月乔把身后背着的那个包袱拿到了身前,找了个大石头就摊开来。

那些漆黑如墨的阴阳币在眼前闪动的时候,白晓大师惊骇得眼睛睁得跟大个核桃似的,嘴巴也直接合不拢了。

“这,这么多阴阳币,你们是,你们是抢了钱庄吗?”白晓大师结巴地问。

寒月乔点了点头:“没错,要是你敢跟我们耍花样,我们还敢杀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