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0_a2080

   钱龙也是醉了,今天陈雨嫣的胆子怎么这么肥,突然表现出喜欢他,还委婉的表示想嫁给他,现在更是威胁他把陈雨欣一块娶了。

   我靠!

   这女人有病吧?

   “喂,怎么不说话了?”陈雨欣着急的问。

   “这个……这个问题不着急,我们都这么年轻,四五年后再讨论结婚的事吧。”钱龙尴尬道。

   提起岁月,钱龙的心情就郁闷。

   时间一天天的过,距离五年之期越来越近,那时候他才二十五六岁,别人正处于激情澎湃的年龄,而他却要去见阎王爷。

   每每想起这些,钱龙就恨不得跑到天上抽老天爷两鞋底,不过他也清楚,杀了这么多人,他是没资格上天堂的,估计死了后直接就去十八层地狱了。

   “为什么要等四五年?”陈雨欣嘟着嘴道,恨不得今晚就嫁给钱龙。

   “等回到酒店,我就告诉们原因。”钱龙沉声道,既然陈雨嫣和陈雨欣决定做他的女人,就有权利知道他的身体情况。

   “神秘兮兮的,好吧好吧,到酒店后可一定要说哦。”陈雨欣只好妥协,抓住陈雨嫣的手,道:“姐,回酒店后一定要问钱龙,我怕我给忘了。”

   “我忘不了!”陈雨嫣莞尔一笑,她也很好奇钱龙为什么整出个四五年时间,难道江梓晴那些人也不着急嫁给钱龙吗?

   长发少女户外写真清新养眼

   钱龙郁闷的不再说话,专心开车。

   而陈雨嫣和陈雨欣却聊得很开心,浑然没有留意到钱龙苦逼的表情。

   基特家族不是普通的豪门,而是古老家族,一家人都住在距离郊区不远的乡村,距离黑暗教廷的总部,不足十里。

   两个小时后,钱龙终于抵达了村口。

   “艾伦少爷,到家了哦。”钱龙打开后备箱,把艾伦提溜了出来,邪笑道。

   “钱……钱龙,……想干什么?”艾伦吓坏了,这一路上他想了很多,每每想起血佛的传说,他就吓得如临地狱。

   尽管有黑暗教廷这个后台,可艾伦依旧没有安感,毕竟血佛的威名太可怕了。

   “放心吧,我不是来杀人的。”钱龙说道。

   “真的?”艾伦不信。

   “值得我欺骗吗?”钱龙反问。

   “……”艾伦想想也是,血佛要杀人,哪用得着骗啊,既然说了不是来杀人的,那就肯定不会杀人。

   这么一想,艾伦的恐惧消失了大半。

   “走吧,带我去见库勒家族的家主,我有事情和他谈。”钱龙道。

   “哦哦,那……请跟我来。”艾伦唯唯诺诺,赶紧投前带路。

   钱龙转头朝着远处看了一眼,那里,隐约可以听到枪声,似乎天池杀手和血族的进攻真的不是很顺利。

   他得赶紧处理完基特家族的事,然后赶过去帮忙。

   “走吧!”钱龙牵着陈雨嫣和陈雨欣的手,跟在艾伦身后。

   陈雨嫣和陈雨欣好奇的打量库勒家族,这里虽然称之为村,实际上极其豪华,倒像是一个庞大的庄园,只是占地面积太大了一些。

   两人暗暗咂舌,陈家不可谓不富有,可是跟库勒家族这种古老贵族相比,差的不仅仅是底蕴。

   很快,四人来到一栋城堡似得别墅里。

   此刻别墅客厅里正坐着七八个人,这些都是库勒家族在家的高层,还有一些负责外地生意,来不及赶回来。

   他们一个个脸色异常难看,跟死了亲爹似得。

   “诸位,大家好啊。”进门后,钱龙笑眯眯道。

   客厅里的八人齐齐抬起头来,当看清钱龙的脸后,一个个吓得站起身来。

   “血……血佛?”库勒家族族长斯摩试探着问。

   “是我!”钱龙点点头,走到沙发旁坐下,陈雨嫣和陈雨欣分坐钱龙两边。

   这时她们才感受到钱龙的威名有多可怕,库勒家族这种古老家族,见了钱龙,竟然吓成这逼样子。

   “您……您大驾光临,有……有什么事吗?”斯摩结结巴巴的问道。

   “都坐吧。”钱龙摆摆手。

   斯摩等人乖乖的坐下,却坐立不安的看着钱龙。

   “诸位,这里距离黑暗教廷的总部不足十里,那里发生的事情,想必们都知道了吧?”钱龙笑问。

   斯摩八人的脸色变得更难看了,他们何止知道啊,简直太清楚了。

   两个小时前,黑暗教廷总部打来电话,把保护库勒家族的所有人都召集回去了。

   而且两个小时前黑暗教廷总部那个位置,传来一连串的剧烈爆炸声,夹杂着密集的枪声。

   不用猜他们也知道,一定是黑暗教廷遭到了攻击,而且敌人非常强大,强大到黑暗教廷不得不把保护库勒家族的那点高手也都调集了回去。

   “钱……钱先生,难道……难道……难道是您对黑暗教廷发动了攻击?”斯摩惊恐的问道。

   “没错。”钱龙点点头,道:“今夜过后,世界上就再也没有黑暗教廷了,我会把黑暗教廷的人斩尽杀绝,一个不留,包括黑暗教廷在各个国家,各个城市的人,也会在今夜集体消失。”

   天池杀手遍布世界每一个城市,自然查得出黑暗教廷的人,在总部这边发动攻击的同时,世界各地的天池杀手也都动手了,对世界所有的黑暗教廷成员,斩尽杀绝。

   “啊……”

   斯摩八人吓得失声惊呼。

   “钱……钱先生,您……您……您是来灭库勒家族的吗?”斯摩快吓坏了。

   “那要看库勒家族的态度了。”钱龙微微一笑,道:“我可以不灭库勒家族,不过们得把库勒银行的所有股权都转让给我,当然了,我只要股权,银行的管理权和经营权,还归库勒家族,而库勒家族麾下的大量公司,我也都不要,们完可以收购其他股东在库勒银行的股权……”

   斯摩八人顿时一脸死灰,库勒银行是库勒家族的根,没有了根,就算库勒家族的资产依旧庞大,却再也不是十大古老家族之一了。

   不过,回购其他股东的股权,与钱龙共同持股库勒银行,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钱先生,我把股权转让给您,您会庇护库勒家族吗?”斯摩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