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_a2050

   方若宁陡然抬起眼睫,盯着男人的目光显然充满了震惊和怀疑。

   霍凌霄看着她的反应,知道有戏,见她还不肯表态,再度添加筹码。

   “这有什么好犹豫的?赢了,你彻底自由,输了,我宠你一辈子。霍少奶奶这个称号,带给你的荣耀绝对比麻烦多几百倍。”

   方若宁动心了,挑眉看着他,“你说话算数?”

   “以我的人格担保,绝对算数。”

   “你的人格?”女人嗤笑了句,“我能信吗?”

   霍总裁瞬间黑脸,“你要是这样说,我们之间就没法谈了。”

   方若宁也知道,他们的关系到了如今已经进入了一个死胡同,总得在这种混乱中寻求到一丝平衡,达成共识,才能各自安好。

   想到那句“彻底自由”,她还是妥协了,只是脑子灵机一转,突然补充了条:“这三个月,你不能碰我。”

   “不能碰……”霍凌霄吃惊,本能地想要反驳,可是话没说完,见女人陡然挑起的眉眼,满脸的鄙夷轻视,他又不服气地点头,“好,不碰就不碰!你以为自己真有多大魅力?!”

   嘴上这样说着,心里却在愤懑哀嚎。

   三个月,让他看得到吃不到,这不是人间极刑么?这女人也太狠了!

   清纯小美女晓晓

   他甚至有一瞬的彷徨,真要跟这么狠的女人共度一生?

   共度一生?被脑子里窜起的这四个字惊呆,他突然意识到,短短时间的斗智斗勇,他对这个女人好似动了情,居然产生了要跟她共度一生的念头?

   难道是走肾走肾,走着走着,就走进了心里?

   方若宁见他这么痛苦就答应了,心里还是不安,总觉得这人的话太没有可信度,思忖再三,又道:“那我们签协议,你若是在三个月内违反了约定,我就带着轩轩离开,你不能再来骚扰我们。”

   “那我要是做到了呢?”男人不服气。

   “做到了……”方若宁眼神闪烁,吱呜,“等你做到了再说。”

   “那不行,你跟我白纸黑字把对我的惩罚写的清清楚楚,却不写明我做到后的奖励,这协议是公平的吗?”

   “……”方若宁开始反悔,这家伙太狡猾了,跟他谈判一点便宜都占不到,她真怕三月之约只是个笑话。

   “看来,你还在犹豫,我是不是可以怀疑你根本就没有足够的诚意想跟我好好谈谈?既然这样的话,那我——”

   “谁说我没有诚意?”经不起激将,方若宁一口打断,“好,全都写明。三个月,你要是没有冒犯我,并……并且让我对你有……有了那个——”

   “有了哪个?你得把话说清楚。”

   “……”女人被逼急,精致的五官突然一冷,“霍凌霄你不要太过分,只要你能说话算数,我也保证说到做到。”

   “那万一你明明爱上我了,却不肯承认不肯面对,怎么算?”

   “……”方若宁彻底被逼急,面无表情地起身就走。

   “你去哪儿?”霍凌霄随之与欲起身,可一动又痛苦地皱眉,一手捂在胃部,跌回了沙发。

   方若宁回头看他,打量了好几眼,才冷硬地问:“你怎么了?”

   惯常强势霸道的男人,不愿意承认自己身体抱恙,当即直起腰强硬地回:“我没怎么,你给我坐下,话没说完不许离开。”

   他不说,方若宁也懒得多关心,转身又走:“你的书房在几楼?”

   “你要干什么?”随着距离拉远,他声音也拔高,但是一提气便扯得胃部越发疼痛。

   该死的,胃病好久没犯了,今晚喝得有点多,加上这几天没休息好,劳累过度,竟又开始胃绞痛。

   “起草协议啊!”楼梯上的女人回头,甩了句。

   霍凌霄气,“你要这么急?从明天开始不行么?”

   他还打算今晚蹭点福利的,该死的胃病又来,现在她还要连夜起草协议——看来今晚连抱着她纯睡觉都不行了。

   已经上了二楼的女人转身过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客厅沙发上明明身体不舒服却还故作坚强的霸道男人,笑了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协议签订好,只要你违反,记住你刚才的保证!”

   “……”倔女人,太狠了!

   “书房在哪儿?”

   沙发上的男人撑着起身,也上楼,“我的书房需要指纹输入才能打开。”

   “……”轮到方若宁无语了,在自己家里,有必要把书房还用指纹加密么?

   已经上楼来的男人,微微吸了口气,知道她心里的鄙夷,便笑笑解释了句:“我的书房有保险柜,重要文件,商业机密,当然要好好保护。这也就是你,我才放心让你进去的。”

   方若宁跟着他一起朝三楼走去,闻言冷笑了声,“我那么恨你,你不怕我盗取商业机密卖给你的竞争对手?”

   男人回头看了眼,“如果是死在你手里,我也认了。”

   “……”切,说得多深情似的!甜言蜜语信手拈来,一点可信度都没有!

   书房门打开,霍凌霄转身看向她,“你的手拿来。”

   “干什么?”

   “我把你的指纹录入一下。”

   “不用了。”方若宁赶紧把手往背后一缩,我们关系还没亲密到这个地步。

   “也行,那就等三个月以后,你成为这栋房子的女主人再说。”

   她永远都不会成为这栋房子的女主人——方若宁在心里说。

   进了书房,霍凌霄开了电脑,又起身让开,“你用吧,打印机在这边。”

   他走到另一边沙发坐下,依然一手揉着额角,有点不耐烦似的,“你最好快点,我很困了,一会儿我睡了,别怪我今天不肯签字。”

   方若宁知道他身体肯定不舒服,可是他既然要装做无坚不摧,那她也只好成全。

   大约十五分钟,协议已经起草完毕,她检查确认了一下,没问题,便打印出来。

   拿着一式两份的协议走过去,见沙发上靠着的男人竟然已经睡着,只是脸色依然不好看,眉心微微拧着。

   光身穿着浴袍,依然是膝盖大开的坐姿,整个挺拔身躯都陷入了沙发里,慵懒随意,透着疲惫。

   视线没敢乱瞟,目光定在那张冷毅的俊脸上,不得不说,这个混蛋可真是有一个好皮囊,五官完美的不可挑剔,就连眼睫毛都比女人的长,难怪显得眼神那么深邃,专注地盯着人看时,让人止不住心跳加快。

   犹豫了好一会儿,她才用手里的纸张在他身上拍了拍,“喂,醒醒!”

   “霍凌霄,你醒醒!”

   男人一怔,浓密的眼睫抬起,狭长幽深的眼眶发红,越发显得憔悴,“嗯?好了?这么快。”

   方若宁把协议递过去,“你看看吧,没问题就签字。”

   霍总裁淡然随意地瞟了眼,“没什么好看的,反正这个协议我是不会输,三个月而已,这几年老子又不是没当过和尚。”

   他嘀嘀咕咕,声音不高,不过方若宁依然听见了。

   突然想到什么,她蓦地挑眉,“你以前不会真有什么毛病吧?”

   正拔开钢笔的男人,闻言脸色一僵,难堪了,“你才有病,你全家都有病。”

   “……”幼稚。

   “我签了,给你。从今天开始算,那就还有八十九天了。”男人安慰自己,从这一刻算起也好,自动减掉一天了,站起身,胃部疼痛更甚,他没了耐心纠缠,突地邪魅一笑,“你可不能用什么诱惑的手段逼我就范,那样我输了也不认账。”

   方若宁捏着协议,见他签字了,很满意,可听到这话又不明所以,“你胡说什么?”

   “胡说?呵,难保你不会发现我毅力惊人快要胜出了,就脱光了主动投怀送抱,引诱我犯错呢?”

   “你可以滚去睡觉了。”

   霍总裁潇洒利落地转身朝着门口走去,快要拉开书房门时,突然又回头:“我说,就不能从明天开始算起吗?今晚——”

   女人抬眸,神情决然,“霍凌霄,我觉得你不如现在就认输算了,放我们母子走人。”

   “砰——”回应她的,是男人颜面尽失恼羞成怒的掼门声。

   舒了一口气,她收回视线盯着手里的协议,好像握着的就是未来的光明。毫不犹豫地,她也签了字,心总算踏实下来。

   等她回到二楼,发现梅姨居然还没睡,手里提着一个环抱纸袋等候着。

   “方小姐,这是先生带回来的衣服,我剪了标签,已经清洗烘干了。”

   方若宁接过,客气地道:“谢谢。”

   环顾这栋豪宅,楼上楼下七层,房间无数,可她一时间竟不知该去哪里。

   后来,索性又去了轩轩的房间。

   洗了澡,换上干净衣服,看着合身堪比订做的内衣,她想起男人那句话,顿时觉得浑身不自在起来,好像包裹着她的不是衣服布料,而是……他温热厚实的手掌。

   这一夜,总算好眠,虽然神经依然绷着,可不用再提心吊胆,担心被他找到。

   可是一墙之隔的霍总裁,却辗转反侧,孤枕难眠。

   胃痛难忍,这就不说了,想到那女人就在旁边睡着,抱着他的儿子,丢下他这个病人,心里就越发悲凉。

   再翻个身,沉痛闭眼,他暗暗发誓等过了三个月,一定要把这女人好好收拾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