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6_a2045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当我和赛琳娜一起乘坐英国到华夏的航班落地燕京时,珠海那边的谣传不攻自破,再没有人议论我和司徒月隐秘结果的事,就连魔都那边,一时间也消停了很多。

我让昭阳集团对外宣称,最近刚刚和克劳利家族达成一项合作,至此,舆论风波彻底结束。

回到H市的小姨发来消息,说她还是想在花城尚府置办房子,虽然那里地段一般,但小区内景实在没得挑,最重要的是,花城尚府里刚好有两套房子要出手,她和司徒月去看了,都觉得房子不错,但她有一个疑惑,就是不知要办一套还是办两套。

一套的话,将来人多肯定不够住,两套估计也勉强,但好好布置布置也够用。

她倒是会留难题给我,这摆明了就是在考验我。

“素素看着办。”我这次也学精了,直接把锅甩回去。

小姨:“确定要我看着办?”

“确定。”

小姨断断续续发来一段语音:“要我看来,一套房子就足够,毕竟只有我和月月两个人,对吗月月?”后面司徒月还跟着附和一句:“对的。”

我就威胁小姨说:“我决定把这段语音给冷月听听。”

“月月绝对相信我们的姐妹感情。”

纯美小丸子春光明媚秀美艳身姿

“素素,求了,换个主意。”花城尚府在H市很抢手,一次空出两套房子的情况十年难遇一回,如今刚好遇到,我着实不想轻易错过。

小姨:“什么,一套都不要?”

“啥意思,是不是要我回去收拾?”

“来啊!”小姨特挑衅地回了一句。

“哈,请家法!”

燕京机场,在我大着嗓门喊了一声后,赛琳娜红着脸干咳一声,压着声音提醒:“冷静点,别人都当是动物园来的呢!”

“……”

我也意思到自己有些失态,赶忙正色一些,继续央求小姨,这回语音还没发呢,司徒月就提前泄密,说小姨是逗我的,两套都要买,现在正在弄手续。

一听这个我立马来了精神,狠狠在小姨面前逼格了一回:“咳咳,素素给我动作麻利点,知道不?”

“这么牛?”

我寻思手续都快弄好了,想退也退不掉,当即横横地说:“就这么牛。”

“刚刚那个是我故意让月月发的。”

“素素,作为一个新时代女性的典范,一定要有胸怀,懂吗?”

“我没胸!”

“……”

尽管斗来斗去,小姨最终还是置办下两套房子,或许她和我想的一样,机会可遇不可求,这趟要是不买,下一趟指不定是何年何月。

回到珠海,汤贝贝亲自到机场接我们,她和赛琳娜两个一见面就抱在一起,亲密的有些辣眼睛。

“罗阳,我想让娜娜一起去洱海。”

赛琳娜:“少扯,们两个去腻歪,我可不去当灯泡。”

汤贝贝又抱了抱赛琳娜:“那给我化妆好不好,说真的,我还是喜欢化的妆。”

“好吧,那我就充当个化妆师的角色。”

昭阳会所,我极其郁闷地回到房间,这俩货黏乎了一路,直到回来都不肯分开,看的我是既眼馋又无奈。

“爸爸……”

冷月怀里的婉儿极其模糊地喊了一声,我听着瞬间愣在原地,“她喊什么?”

汤贝贝和赛琳娜齐齐说道:“喊爸爸。”

“哎。”我嘚瑟地说:“看我这两个女儿乖不乖?”

“揍他!”汤贝贝和赛琳娜对视一眼,揉着白嫩嫩的拳头朝我包围过来。

“我说的是婉儿……别揪头发,求饶!”

两分钟后,我整齐的头发变成了鸟巢,汤贝贝和赛琳娜揉着手掌冷哼一声,“德性。”

“婉儿。”我从冷月怀里接过孩子,“啥时候会说话的?”

汤贝贝:“这句她回不了,现在只能模糊地叫出妈妈和……”点到即止,她可不会再犯刚刚的错误。

“会喊人了!”

我激动的像个孩子,抱起婉儿转了又转,汤贝贝一直跟在后面,怕我不小心摔着她的心肝。

距离年关不足两月,我和汤贝贝夜里合计一遍,决定先把该解决的事解决掉,也省的年关的时候往死了忙。

在去洱海之前,我决定抽出两天时间跑一趟普陀山。

汤贝贝知道我是去看山田惠子,小嘴不满地噘了噘,说:“我也要去。”

“带孩子去吗?”

“孩子给娜娜和月月照顾两天,咱们两个去,我想去踏千步沙。”

“我可没空跟去踩沙。”

“就踏一回嘛。”汤贝贝晃着我的胳膊发嗲。

“没空。”

“去死。”汤贝贝蹬我一脚,抱着双膝耷拉脸。

我推了推她说:“要踏千步沙也可以,得先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汤贝贝立马又有精神了。

“还穿第一次去的那套衣服……”

“没问题。”

“先别急,刚刚只说了一半,还有别的要求。”

“木啊~现在就给。”

“我不是指亲脸,以前看过小电影,应该懂。”

“啊?”汤贝贝的表情就像是刚刚喝了洗脚水似的,要多难受有多难受。

“就这两点,答应咱就去踏千步沙。”

首发t

“真不要脸!”

“我这已经很可以了,认识两年半,从来没强迫,去打听打听,现在开放点的姑娘,哪个不爱这个。”

“呕~。”

“就一句话,应不应?”

“应。”

“为了防止到时候赖账,我决定先在家里彩排一遍。”

“我不赖账的,真不赖账!”

尽管汤贝贝极力央求,我还是强行把她拽到卫生间,洗了澡后让她慢慢熟悉。

半个小时后,我心满意足地搂着婉儿睡觉,汤贝贝好久才出来。

“是不还可以?”我蛮自豪地问了句。

“……”汤贝贝愣愣的也不知该如何作答。

第二天,我们把婉儿留给冷月和赛琳娜,一起出发去普陀山。

汤贝贝出发前想穿一条以前的牛仔裤,可拉链怎么都拉不上,在镜子面前废了好大劲,最后还是红着脸换了条松紧的休闲裤。

我真没觉得她哪里胖,但确实是没穿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