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49_a2047

() “睡吧。”刚才还冷酷冰寒的脸部线条顿时柔化了下来,帝九阙眼中的寒冰散去,轻轻吻了吻云轻言的额头,安抚道。

怀中人再次沉沉睡去。

玄戒内。

变得冰冷幽黑的玄戒禁区。

巨大的菱形红宝石犹如琥珀般包裹着里面的人,这里静谧得像是千万年没有变化过。

忽地,那如雕塑般俊美的男子,一双霸凛含威、傲视天下的红眸蓦地睁开,火焰般的光芒在红眸里一闪而过。

整块菱形宝石一阵颤动,发出一声嗡鸣声,道道流光在晶体内流窜,像是一道道锁缚,朝男子封锁而去!

那双狂放霸道的红眸犹如沉睡般再次闭上,只剩嘴角遗留一道不屑轻蔑的弧度。

而菱形宝石的外层之上,开始逐渐出现一道裂缝……

那裂缝不大,却以一种肉眼不可见的缓慢趋势,逐渐开始扩散……

……

第二天清晨,穿戴好的帝九阙靠在窗口,一双漂亮的凤眸直勾勾地看着云轻言,

甜蜜奶茶少女温馨气息

“本尊要离开了。”

“嗯。”云轻言点了点头,无语地看向帝九阙,此时心底却没有一丝不舍!

任谁一大早上,被人强拉着听了不下二十遍的‘本尊要走了’,再深厚的不舍之情也没了吧?

她特喵的现在只想问一句,帝九阙你到底走不走啊!

看着云轻言那平淡的脸色,帝九阙脸上闪过失望之色。

怎么他要走了,小家伙一点不舍都没表现出来?

“这次本尊真的要走了。”帝九阙十分认真道。

云轻言头疼的揉了揉额头,摆手道,“走吧走吧。

注意安……”

末了,犹豫半晌,再道了一句,“我等你回来。”

这已经是他第二十九次说他要走了,再不走她可要赶人了。

那句“我等你回来。”让帝九阙心底浮现一丝熨烫般的暖意,只觉得整颗心像是被泡在了热水中,暖烘烘的。

不过,这还不够。

见云轻言一副‘懵懂无知’的模样,帝九阙也不再拐弯抹角了,直勾勾看着帝九阙,有些委屈道,

“本尊要走了,不来一点离别礼吗?”

漂亮俊美的少年平时都一副冷硬矜傲的模样,忽地做出这幅委屈眼巴巴的模样,那反差萌简直像是一把利箭,直刺人心,直接戳中了云轻言的软肋。

“什么离别礼?”如果说对强硬矜傲的帝九阙还有几分抵抗力的话,对现在这个直勾勾盯着自己有些委屈巴巴的人,云轻言实在是,说不出什么拒绝的话。

帝九阙眸底闪过一丝得逞的笑意,骨节分明的手指指向削薄的红唇,意思不言而喻,狭长的凤眸里出现一丝惑人的风情,

“离别吻啊。”

云轻言俏脸微红一下,恼怒地瞪了帝九阙一眼。

就在帝九阙以为自己心心念念的离别吻已经泡汤时,娇艳的唇瓣却已经凑了上来,轻轻地在他唇角一啄。

云轻言迅速后退,斜眸睨向他,颇有一种你再得寸进尺我就揍你的意味。

“好了吧?”

手指轻轻摁在唇角上,刚才那柔软温热的触感还未散去,帝九阙嘴角勾起,没有得寸进尺,“好了。”

看最新最全的书,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