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5_a2044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章节内容开始--> 严一诺喝了不少酒,脸色绯红,目光愣愣地看着舞池里翩翩起舞的一堆璧人。

   她不得不承认,此刻他们确实是极为合适的。

   男的英俊帅气,女的娇小可人,明艳漂亮。

   这个男人,曾经她以为必然是自己的囊中之物,却没有想到,最终也只是成为一个生命中的过客。

   她迷蒙着双目,想到严家,想到自己。

   躲过了杜克的一劫,下面又有谁等着自己呢?

   严一诺喝了个大醉,最后被裴逸白吩咐司机送她回去的。

   “不用,不用送,我自己可以。”严一诺摇摇晃晃地站起来。

   今天的某些片段,是那么明显。

   他是做给那个盛锦森看的,也是做给自己看的。

   她若是还紧巴巴地缠着,就没脸了。

   黄色围巾女孩穿米色大衣拉萨旅拍图片

   “喝醉了,这里离家很远。”裴逸白也被灌了不少,脸色红红的。

   只是,除开宋唯一和裴苡菲之外,其他人基本上都醉了。

   顾辰言还好点,他的话很少,也埋头喝酒,其他人就更加无所顾忌,红的白的什么都来了。

   “我说了不用,裴逸白,不用可怜我。”严一诺展颜一笑。

   “放心吧,我不是死缠烂打的女人,们的举动已经表现得很明显了,以后不会再纠缠了。”

   裴逸白淡淡点头,这种事情,早点说清楚对大家都好。

   拖越晚,对严一诺的伤害越大,他并不希望,严一诺深陷于一个毫无结果的泥潭里面无法自拔。

   “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这是裴逸白对严一诺的承诺,但是却排除了一切感情因素,只是帮忙,报答她的救命之恩。

   “好,需要的时候,我不会客气的。”严一诺笑笑,摇摇晃晃地往外走。

   “小王,去送严小姐回去。”

   她坚持不要,是她的事,但裴逸白,不可能看着严一诺一个人,深夜回家。

   路上出什么事怎么办?

   “是的,裴总。”

   没多久,小王连同严一诺的身影一起消失在裴逸白的面前。

   他这才有些头疼地看着客厅沙发上,横七竖八的“尸体”。

   他的沙发,才搬进来不到两天,的被这些醉鬼糟蹋了。

   顾辰言揉了揉额头,站了起来,脸色微红,不过眼神还挺清醒的。

   “我的房间在哪里?”他问裴逸白。

   他们都会在这里过夜,裴逸白早有准备。

   指了指一楼的一个房间,顾辰言便走过去了。

   看样子,没有丝毫准备将王蒙等人搬走的意思。

   裴逸白也慢慢扫过沙发上的那堆人,发觉没一个顺眼的。

   原本生出来的慈悲之心,随着顾辰言的举动,也跟着烟消云散了。

   还是早点上楼,洗白白,抱老婆睡觉去。

   于是,裴逸白大摇大摆走了,任由贺承之等人在客厅里躺尸了一夜,导致第二天几个人起床之后,浑身酸痛,差骂娘。

   而严一诺,在出了裴逸白的家门之后,却坚持不要小王送。

   只是,她嘴得眼前都发晕了,知道小王不送的话,自己肯定回不去。

   她抬眼看了看旁边的房子,拔腿就走。

   严一诺敲开了徐家的大门。

   “怎么喝得这么醉?”开门的徐夫人被吓了一跳,严一诺浑身酒气。

   “外婆。”她在徐夫人的怀里蹭了蹭,抱着她的腰不停叫着。

   “我在呢,先进去吧。”徐夫人摇摇头。

   “外婆……外婆……原来还愿意搭理我啊……”严一诺嘴里念念有词。

   “傻孩子,外婆什么时候不搭理了?”

   “什么……时候呢?好久……好……久了……”严一诺泪眼迷蒙地看着她。

   “他不要我,外婆也不要我,爸爸也不要我……”

   这里的他,徐夫人并不清楚是谁。

   只是听着严一诺的这句话,感觉有些心酸。

   “外婆没有不要,喝醉了,洗个澡好好睡觉。”严一诺这个时候来徐家,徐夫人自然不会生气,更不会赶她。

   但如果今天来的,是徐利菁,肯定不是这样的待遇了。

   “好……好……”

   徐夫人让人将严一诺扶到房间,虽然醉了个半死,不过还是有点儿意识。

   叮嘱她洗澡,她也乖乖洗了,至于有没有洗干净,徐夫人就不知道了。

   “早点睡吧。”

   留下一盏小灯,徐夫人就出去了,浑身不是滋味。

   看到严一诺这样,她着实不好受。

   自己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外孙女,从小看着长到十几岁,十几年的感情,不是白说的。

   这是她第一次看到严一诺这么脆弱,徐夫人心情沉重地去睡觉了。

   第二天,起得很早。

   徐灿洋也是,他们的作息很规律,这样对身体更好。

   “小声点儿。”一大早,徐灿洋就在放广播,这是他平时的习惯。

   不过,今天被徐夫人制止了,他觉得有些奇怪。

   “怎么了?”往日不都是这样吗?怎么偏偏今天开口说不?

   “一诺昨晚在家里过夜,这会儿还在楼上睡觉呢,放得这么大声,不是存心吵醒她吗?”徐夫人嗔怪地看了丈夫一眼。

   “说一诺?”徐灿洋愣住。

   “她怎么会在家里过夜?”

   徐夫人皱了皱眉,“这是什么话?这么不待见她在家过夜?”

   都醉成那样了,她还真不敢想出去会发生什么。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不是想着,……”徐灿洋欲言又止。

   对徐利菁意见大的,是自己的妻子,而一诺算是遭到了连坐。

   “唉……”徐夫人忍不住叹气。

   “我知道的意思,只是此一时彼一时。”徐夫人忧伤地在丈夫的身边坐下。

   “昨天一诺喝醉了,还在哭着问我,为什么不要她,不知道那时候有多可怜。对于一诺,终究是我们对不起她。”

   徐灿洋沉默点头。

   “再者,派回去找利菁的人那么多,可是始终没有消息,我看,这个可能性,太微乎其微了。”

   “大概,我们这一辈子,也找不回我们的女儿了。虽然这样说太笃定的,可是我连安慰自己的希望都看不到。”徐夫人这么说,已经有着隐隐的放弃之意。

   “我们好好对一诺吧,就当是我们的亲孙女……”